美国应与朝鲜通话

By admin in 国际新闻 on 2019年9月17日
朝鲜宣布将重启核设施,这在许多人看来似乎很奇怪。实际上,朝鲜目前的行为是可以预料的:它发出挑衅言论,切断热线通话,摆出了更加凶巴巴的姿态。关键问题在于:世界应该做出同样可以预料的回应吗? 美国看来是这么想的。它拒绝与平壤直接对话,而宁愿继续采取孤立和制裁措施。这样做是错误的。担心朝鲜想打仗是合理的。但是从朝鲜以往表现来看,挑衅是其认为自己能引起注意的唯一方式。现在或许应该向朝鲜表明,不必采取过激行为就可以对话。 要理解个中缘故,我们需要从头说起。几千年前,人类发明了外交手段,就是为了让我们可以与敌人对话。它使外交使节免于被敌方朝廷砍头。外交的主旨从来就不是为了与朋友对话。 因此,从历史角度来说,华盛顿“战略”思想家们的主流观点有些反常。美国优秀思想家没有一个敢提倡与平壤建立外交关系,因为这会被认为是支持朝鲜政权。 美朝外交官间接地打过不少交道,但这不够。要改变华盛顿高层的外交观念似乎不太可能。世界其他地区都明智地认识到,与敌人——甚至是几千年的宿敌——展开对话会更好一些。正因为这个缘故,中国与越南、土耳其与希腊、俄罗斯与波兰、韩国与日本、印度与巴基斯坦都建立了外交关系,并彼此展开对话。这已成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,而美国却是一个例外。这使中国——在不久的将来,中国有望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——能够在一些最重要的外交倡议中自由地发挥。就拿最近弗拉基米尔·普京与习近平的会晤来说。俄罗斯的外交政策专家们知道,中国对俄罗斯来说,将是比美国更大的长期战略挑战。那么,为什么普京和习近平能够密切合作呢?这是因为,美国始终在用笨拙的方式对待这两个国家,并且很不给面子。更糟糕的是,在美国几乎没有人认识到,美国给人的这种羞辱有多严重。 美国可以借处理朝鲜问题的机会来改变这种做法。美国迫切需要在亚太地区尝试一种新方法,超脱诸如泛泛的“重返亚洲”或贸易协定等可以预见的举措,采取出人意料的做法。 这很可能成为巴拉克·奥巴马送给美国人民的礼物以及永恒的政治遗产,它能让美国人为一个美国不再是唯一超级大国的世界做好准备。而回归正常也意味着,美国必须像其他所有国家一样,与敌人展开对话。 令人惊讶的是,当有人问金正恩有什么希望时,金正恩的回答很简单:请让奥巴马给我打个电话。(这话来自前职业篮球运动员丹尼斯·罗德曼,他最近刚与Vice杂志一同开展了一段赴朝“外交”之旅。他此行受到了主流媒体的嘲笑——但是至少他去了。)为什么金正恩想与奥巴马对话?因为他更担心来自中国的威胁,而不是来自美国的威胁。 几乎所有其他对立国家都会互通电话。这反映出一种古老的外交智慧。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特使弗朗索瓦·德卡利埃(FrançoisdeCallières)1716年写道:“每位信奉基督教的君主都应该把这奉为头条格言:只有在苦口婆心地讲道理和劝说都无效之后,才可以使用武力捍卫、维护自己的权利。” 奥巴马应该听取“太阳王”的这位助手的建议。历史上那些英明的领导人都找到了与敌人对话的途径。朝鲜是一个令人忌惮的国家,人们很难知道,应该在多大程度上把朝鲜的威胁当真。但如果拒绝与朝鲜对话,结果会更加糟糕。美国是时候遵循古老的智慧,采取一些出人意料的举动了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
Copyright @ 2010-2019 澳门新葡亰平台8814 版权所有